不管柳柳如何消极的、还是积极的反抗,江柳两家的婚事已然成事实,还正在有条不紊的准备中。柳柳现在都挣扎成习惯了,江淮生拉着她到市里去采购新婚用品,她还是锲而不舍的企图对他进行洗脑。

    “江淮生!你看,我不漂亮,对吧!别否认,这你小时候就说过,就是在你上初二时,和你们同班那个校花,在咱们村口蒿地拥吻时被我撞见那会儿说的。还说就我这包子样想让男人亲都没人下得去嘴,还替我未来老公犯愁哩,说除非是个爱吃包子的!”

    柳柳学习呱呱叫啊,一个好记性的脑瓜子最不能少的,最最主要的是女人都很记仇,特别是对说自己长的不好的人,化成灰都记得。

    江淮生不可察的挑了挑眉,额头一挂黑线啊!!这女人真是不能得罪,不管多大年纪,看吧,小时候搬起的石头现在差点把自己砸坑里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爱吃包子啊!忘了上回在你家,我一口气吃十六个呢。”

    不提这个还好,一题柳柳就一肚子气,本来是她想吃点牛肉灌汤包。费劲吧啦的整完,收拾完等自己上桌了,却一个没吃上,因为忽然来了他这么一个大吃货。

    “何必那么勉强捏!包子就是饥饿下的无奈之选!你早晚会发现只有玫瑰香饼才是最配你地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看到你我总有饥饿的感觉,证明咱俩正相配!”

    耍嘴皮子倒厉害,以前没发现江淮生这么碎嘴啊!柳柳气鼓了脸,缩在副驾驶生闷气,江淮生抽空看看她,没头没脑的道了一句:“你真的想不起来了么?”

    柳柳诧异的看他一眼,却被他那幽深的眼眸看得心肝乱颤,不禁怀疑自己到底没想起来什么?!怎么让江淮生用这么哀怨的眼神儿看她,难得看全了他细长眼珠子下的完整黑仁,竟然柔得都要滴出水来了。恶寒。

    不禁让柳柳好奇起来,难道她忘了啥?各种狗血在脑中横行:“我该想起啥?”

    江淮生又盯着她看了两眼,才收回视线,轻飘飘的来了句:“没啥。”

    柳柳的好奇心却被勾出来了,没完没了的追着他问,江淮生也不嫌烦,但也不搭理她。柳柳找了个没趣,发誓再也不理江淮生了,蒙了衣服睡觉。

    江淮生轻笑摇头,这丫头,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。思绪却不禁拉远,还是这丫头高一的时候吧,那会儿他和她大哥柳丞关系刚处起来,一帮年轻人商量着到离他们这不远,未开发的原始森林游玩。

    因为这片森林属于国家一级保护的,很多景点还为开发,但年轻人嘛,追求的就是个刺激,没点探险精神那就枉费青春了。

    唯独柳丞带的是他妹妹,其余几个哥们和他本人带的都是小女朋友,大家也不取笑柳丞,都知道他家教严。但因为有个小mm在,言语间就少了不少乐趣,众男难得有机会将美女们骗到这深山老林中,却要碍着个小丫头,柳丞一路收获不少埋怨又欲求不满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行本是愉快顺畅的,返程的时候却不巧遇到大雨,大家正往一个路过的山洞里跑的时候,没注意脚底下的土却松滑了下去。柳柳和江淮生比较倒霉,那缺口正在他俩脚下,俩人顺着陡坡也不知道骨碌了多远,正巧落在一个比较平缓的土包上。

    江淮生到底年龄大些,又是个男孩子,平常就爱好四处探险游玩,自我保护意识不错。也幸运的是一路上也没什么山角石棱的,除了一身的黑泥和头晕目眩倒没其他大碍。但柳柳就没那么幸运了,不止断了右腿,左胳膊也有道见骨的大口子,江淮生赶紧给她做了简单的包扎。

    见她还有意识这才放心,可受这么重的伤又是在大雨里,必须得赶紧去医院才行。向上喊了几声,奈何雨水太大,又有雷,呼救实在是不明智。江淮生赶紧四下打量下环境,不禁庆幸自己的运气,这个比较平缓的土包下面就是道深不见底的悬崖!若冲力再大一点,不管下面是啥,掉下去都免不了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擦了擦额上冷汗,江淮生打量着上去的可能性。倒是不太陡峭,也有些许植物可以着力,但带着个伤员就不太可能了。可把这小丫头扔这?要是哥们那些女朋友的话他一定毫不犹豫,但她可是哥们儿的亲妹妹,真把她扔了以后和柳丞关系也不用处了,两家关系还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柳柳还有意识,看出来他的难处,主动要求等在这里让他自己先上去求救。

    权衡一下,江淮生果断同意,保命要紧啊,反正是这丫头主动要求的,到时也好跟柳丞解释。到底是年轻体力好,几下他就窜上去老高,柳柳一直注视着他不断向上移动的身影,紧咬着下唇怕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可情况突变,好像是江淮生抓了一株松根的植物,脚下又滑不着力,快速又滑下来,眼见着就要滚过土坡滑进山涧。

    柳柳一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想也来不及想,奋力一扑抓住江淮生不断下坠的身体。

    俩人就这么一个坡上一个坡下的吊着,柳柳刚包扎好的伤口又迅速渗出温热鲜红的血液,顺着她都手臂溜到江淮生身上。

    江淮生一时抓到阻力,本能的死命抓住想要活命,脚下也胡乱踩着着力点。听见一声闷哼,才反映过来,抬头一看,正是那个自己毫不犹豫扔下的小丫头,正拼命的拉着自己。

    江淮生抬眼满是柳柳努力又认真的拼命神情,看得出小丫头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,活这么大从来不知道汗颜咋写的江淮生,都后悔刚才自己扔下她独自逃命的举动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下周围的土壤不断的松脱,就连小丫头都被他拖出了小半个身子,还有逐渐下滑的趋势。江淮生也不想放弃,但他支撑不起自己的身体,知道这样下去俩人早晚都得搭进去。

    忽然特圣母的说:“小丫头,快放手,别管我了!你等着你哥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柳柳此时在身体疼痛和精神的恐惧双重折磨下,脑筋早就一片空白了,但下意识的告诉自己不能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柳柳又加了一把力气,可只能让俩人下滑的速度慢上一秒而已,咬着牙说:“别放弃!”

    忽然间,江淮生觉得死前能有这么个丫头,这么认真努力拼了命的只为了救他一命,好像死也不那么可怕了。

    柳柳已经滑出了半个身子,就在千钧一发的一瞬,眼见再没希望了,柳丞和同学们终于顺着绳索滑下来救了两人。

    江淮生死里逃生,没顾得其他,却跪在柳柳身边问她:“为什么不放手?你不怕死么?”

    柳柳还有心情一乐,此时她觉得自己特英雄,救人一命呢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哥哥……”其实她后面还有‘的朋友’三字,也有她多困境的恐惧,下意识不想失去伙伴。但脱力又流血过多,精神一放松实在撑不过去了,话没等说完,就晕了。

    江淮生却只听到这些,头一次,头一次有女人不是为他的外在,而是为他这个人,却付出的最多,差点是宝贵的生命!少年的心灵被深深的触动鸟!

    可小丫头再清醒后却忘了那天的一切,大夫说她是恐惧,下意识的忘了让她害怕的事情,江淮生不禁又哀怨的看了看一旁蒙头大睡的臭丫头。

    江淮生心里憋闷,脚下一脚重重的油门,可几个弯道过去,他发现不对劲儿了,这脚刹怎么不好使了。饶是他几经风雨,面对这生死关头也难淡定如常,赶紧招呼睡熟的柳柳。

    可柳柳觉大,也不知道能赶上这么个事,只当江淮生烦人,不爱睁眼。

    江淮生又要顾及路况,又要叫醒柳柳,一时不查,再无力躲避迎面而来的汽车。江淮生想也没想,拽过柳柳就搂在怀里。柳柳睁眼的一霎那,就看见迎面而来的黑色轿车,下意识的和江淮生扭转身位,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当疼痛袭来之时,柳柳那部分丢失的记忆也一一涌了回来,还有心情胡思乱想,江淮生这厮总问她想没想起来,不会是这事儿吧?!难道他打着以身相许的主意?!这回又救他一次,咱能不能负负得正啊!

    柳柳再次清醒,却已经是大煌朝的尹百慧了,还一并忘了近一年的事情,只当自己是刚读研留校任教那一年呢。

    再张开眼睛,只见面前一消瘦男子,还吊着一条胳膊,她疑惑轻喃:“沈牛儿?”

    不对,没这么年轻!恍然!!是江淮生!

    原来,她和沈牛儿/江淮生竟是如此孽缘,前世今生都拴在一起!

章节目录

渣夫的百惠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醉小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小仙并收藏 渣夫的百惠媳最新章节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