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军婚,娇妻撩人》最新章节...

    “爸爸也想昶昶了!”高杨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!呵呵……”肥团子听说爸爸也想他了,乐得笑得大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隙,嘎嘎的叫得跟小鸭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昶昶上来陪爸爸好不好?”高杨又开始逗他,看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肥团子大脑袋猛点了几下。小胖手揪着床单垂下来的地方,嗯嗯嗯地哼唧着看向妈妈,意思是:妈妈,帮,帮昶昶上去!

    温暖狡猾一笑,说:“你要自己爬上去,自己爬!”

    肥团子看着妈妈,然后又看爸爸。再看看自己小胖手揪着的地方。过了一会,开始双手用劲,哼哧哼哧的就想往上爬。他手劲儿倒是足,所以揪着床单能够承担自己的重量,可就是没处用劲,爬不上去。就那么吊在床边,不上不下的。

    温暖乐坏了,捂着嘴笑,看他怎么办。事实上已经做好了准备,随时接住儿子掉下来的胖身体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……”肥团子揪了一会上不去,手也有些累了。急切地向妈妈求助,向爸爸求助。可是发现两个大人都不理会他,他就可怜兮兮的大眼睛里浮上了水雾。

    “昶昶是男孩子,不可以哭!”

    肥团子让爸爸说得一愣一愣的,倒是真的不哭了,但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爸爸,小胖身体要往下滑了。

    高杨终于还是伸出手,把他给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!”肥团子一上床,马上收起可怜兮兮,开始手脚并用地往床头爬。

    “小心,别压到你伤口了!”温暖着急地阻止。

    高杨笑了笑。“没事的,我注意着呢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肥团子就哼哧哼哧地爬到床头,趴在爸爸的身上。小嘴儿熟门熟路地凑过去,吧唧地亲了爸爸一口,再吧唧地在另一边也亲一口。“爸爸,爸爸!”

    “哎!”高杨应了一声,可这小东西一直在喊爸爸,还挺着急的表情。

    温暖乐不可支,笑完了给他揭秘。“他是要你回亲他呢。要有来有往。”

    高杨这才搂住儿子的胖身体,小心地在他的胖脸蛋上点了两下。小东西这才不叫了,而是嘎嘎地乐。

    温暖伸手在他的屁股蛋子上用力打了一下。“看这傻乎乎的样子!”

    肥团子听到妈妈说他傻,他已经大概知道傻是什么意思了。马上扭转胖身体,嗯嗯嗯地哼唧着要妈抱抱。

    温暖把他抱过去了,马上让他亲了一口。“妈妈,妈妈”一叠声在她耳边喊,好像是说:妈妈,昶昶不傻!她忍不住笑了,呼噜了一下他的大脑袋。“昶昶不傻,昶昶最聪明了!”

    肥团子马上就笑了,还拍拍胖手掌。看向门口,奶声奶气地喊:“奶奶!”

    杨蔓蕾努努嘴,说:“我以为你已经忘了奶奶呢!”

    肥团子还不太懂奶奶这句话,鼓着大脑门瞪着大眼睛看奶奶,长睫毛一扇一扇的,好像会说话一样!

    杨蔓蕾在病房里逗留了一会,就把肥团子带走了。说医院细菌多,孩子在这里容易沾染细菌。

    肥团子还没玩够呢,临走的时候叫得可急了,吼了一嗓子,又让奶奶用别的好玩的东西给转移了注意力,这才没有哭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小东西,几天不见,更能闹腾了。”高杨有些感慨地开口。

    温暖抿着嘴笑着看他。“那是,小孩儿长得最快了。你要是再过一个星期不回来,没准他都不认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儿……”

    温暖看着男人撒娇,有些哭笑不得,但心里软呼呼的,拉住他的手捏了捏。“我有没有告诉你,悠悠和陌陌两个人同时结婚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高杨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那天。你兄弟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他们刚领完结婚证,正在拍照呢。楚悠的老公叫展非凡,是个做财务的。脾气挺温和的一个男人,还带着一个四岁半的孩子。那孩子也很喜欢楚悠,反正一家三口看着还是挺幸福的。这一次,希望他们都一直幸福下去,跟咱们一样!”她甜甜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高杨微微一笑。“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等你好了,他们应该也度完蜜月回来了,到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。这一次,终于是八个人齐全了,还多了3只小包子。”到时候陌陌再生一个,悠悠再生一个,那就更加圆满了!

    “好。都听媳妇儿安排。”

    高杨伤好之后,经过考虑,最终转向了幕后。如果不是特殊情况,一般不直接出任务。接近40高龄的人了,也该把舞台让给更年轻的后背了。而他要做的就是拼尽一切,如何让他的这些兵更强大!

    年后,高杨还专门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,带着妻子和孩子飞了一趟丽江,好好地去玩了一回。虽然有些仓促,但是一家三口还是玩得很开心,惹来了许多羡妒的目光,还留下了许多美丽的照片。

    回去的前一夜,肥团子早早地睡了,睡得直打呼噜!

    高杨将温暖压在床上,需索了将近一整夜。淋漓尽致,极尽缠绵。要不是温暖死活不愿意,某人还想用相机录下来!

    这一夜放纵的结果,是第二天温暖软绵绵的,差点没办法起来赶飞机。亏得机票是下午的,她上午在床上躺着让男人按摩了好几个小时,这才觉得手脚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,你给我睡一个月客房!”温暖气呼呼地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!”某男人摇尾乞怜,直接化身大型犬科动物!

    两年后。

    这一年春夏,雨水特别足。南部地区一些省市洪水灾害特别严重,连高杨都被派去抗洪水救灾了!

    这一去,就是一个多月没回来。加上他原先就忙乎了大半个月,加起来是2个月不进家门了。

    已经工作了的温暖每天除了忙乎工作照顾儿子,还要时刻关注着时事新闻,每次看到什么有官兵被洪水冲走,心脏就开始揪紧。

    高杨那边又实在忙得很,据说几天几夜不合眼都是常有的事情,所以很少有时间给她打电话报平安。

    温暖没办法,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要相信他!同时还要默默地祈祷,祈祷这场天灾早点过去,祈祷不要再有人员伤亡了!可惜,她的祈祷,老天显然没有听见,阎王爷听见了也不打算仁慈一点。

    夜里,温暖都是对着新闻一直看,看到了实在困乏才不知不觉睡过去,然后从噩梦里醒来,还是洪水的跟踪报道。

    当洪水退却,温暖的心脏终于一点一点地放回属于它的位置。日日夜夜地等待着,他帮忙完成了部分灾后的工作回到自己身边来。折腾了一个多月,只怕瘦得不成样子了。

    高杨回来的时候是下午。“媳妇儿,儿子,我回来了。”肥团子上幼儿园之后,他们就不住军区大院了。那边就留着五个老人家热闹去。

    高少铭从房间里冲了出来,直扑老子的怀里。“爸爸,爸爸!”

    高杨一把将他抱起来,抛向空中,又接住。再抛起,再接住……父子两的笑声充溢了整个房子。

    温暖倚在房门口处,笑眯眯地看着,等父子两玩个够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高杨将儿子放下来,摸摸他的脑袋。“自己去玩吧,爸爸跟妈妈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跟我抢女人!”高少铭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控诉,马上就遭到了他爹的一下炒臀尖的惩罚。

    高少铭不满地捂着屁股跑进了房间,在心里控诉他爹的不道德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?”高杨张开双臂,等着温暖扑过来。

    温暖双臂环胸,倚着房门,就是不肯动。笑眯眯的斜眼睨着他,唇角抿着笑。

    高杨让媳妇儿的眉眼给勾得火急火燎的之后,终于认命地自己过去把人给抱进怀里。“宝贝儿,生气啦?”

    温暖没回答,只是一口咬在他的肩头处,还挺用劲的。然后放松身体,靠在他胸口处。呼吸间是他专属的男性味道,她这才觉得有些真实,他终于回来了!

    高杨伸手,抬起媳妇儿的下巴,看到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。心里顿时一紧,低头就吻住她的唇瓣,辗转着深入品尝。他可想死她了!

    次卧室里,高少铭扒拉着门,开着一条小缝隙偷看呢。

    高杨松开温暖的唇,转头冷眼一扫。“高少铭,关门!”

    高少铭不满地把门甩上,拽什么拽!哼,等会本少爷亲个够!

    高杨实在累了,洗了个澡,搂着温暖打算先睡一觉。这么久没碰到媳妇儿了,想得紧!但是他实在累了,心有余力不足,决定先睡一觉养精蓄锐!

    高少铭小朋友也凑热闹,非要睡到他们中间。

    高杨虽然很不满,但是在媳妇儿和儿子两双水汪汪的眼睛攻势下,只好咬牙忍了。睡着前还在想,媳妇儿说,他不在家期间,这小东西牢牢地霸占了他的床位!他得尽快想办法把床位给抢回来!

    温暖睡了半个小时,就起来去买菜。丈夫许久没回来了,她得做一顿丰盛的慰劳一下他。下床时,看到父子两凑在一起的脸,忍不住笑了。昶昶咋看像她,可仔细看,会发现眉宇间还是像高杨的。

    温暖做了六七个菜,摆了满满的一桌子。高杨起来的时候,她还在做最后两道菜。

    高杨走到她身后,脑袋埋在她的颈间,呼吸着她身上的芬芳。柔软的身体就在他怀里,某沉睡了有两个月的东西就开始猛窜了。

    温暖感觉到了,红着脸,反手掐了一下他的大腿。“别闹了,我正做菜呢!不想吃饭啦?”

    “我更想吃你!”男人低哑的嗓音说道,唇在她的颈间肆虐着,想将她拆腹入肚。

    温暖缩着脖子,盖上锅盖,转过身来,踮起脚尖亲了他的嘴唇一口。“别闹。先吃饭。你看你都瘦了,得好好补一补。”

    高杨不甘不愿地放开她。他确实饿了,也想念媳妇儿的手艺了。这才转身拿了碗筷出去,帮忙布桌,准备开饭。

    “老公,昶昶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高杨就去房间里把高少铭给拎起来,盯着他刷牙洗脸。小东西基本能自理,做爸爸的表示很满意。等他洗刷完了,拎着他的脖领子教训。“晚上自己一个人睡,不许跑到我和妈妈的房间里来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高少铭吊着眼角看他爹,不愿意答应,可又不敢反抗。首长可是不盖的,他要是不听话,肯定要挨揍的!

    高少铭小朋友眼珠子一转,飞身的就冲出房间一直冲进厨房,抱着妈妈的一条腿。“妈妈妈妈,首长他欺负我!”

    温暖抬手弹了一下他的脑袋。“爸爸刚从外面工作回来,很辛苦的,不要惹爸爸生气。”

    高少铭不满地撇撇嘴,说:“妈妈,你爱别的男人,你不爱我了!”

    温暖简直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高少铭又让高杨一把拎出去,进房关门,打算好好地教育一下这小崽子。两个月没管教,都学坏了!

    温暖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离开厨房,也不管父子两怎么折腾。反正最近这小家伙确实有些皮了,是该管教管教。

    等温暖把饭菜都布置好了,冲着房间喊他们出来吃饭。

    不一会,就看到高少铭抽着鼻子出来,倒是没有眼泪,看温暖的眼神特别哀怨。

    温暖伸出手,摸摸他的脑袋。“好了,别撅个嘴儿了。妈妈做了好多好吃的,快坐下来吃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高少铭看到有自己最爱吃的菜,马上两眼发光,忘了爸爸炒的臀尖了,开始进攻美食。

    高杨吃着媳妇儿做的饭菜,只觉得通体舒畅。看着媳妇儿因为在厨房闷了很久而红扑扑的脸蛋,心里就开始痒痒了。吃饱了,得把这小崽子关他房间里,免得他作怪!

    吃饱喝足,父子两靠在沙发里一起看电视。不时的,一起把视线看向厨房里忙乎的女人。两个人的心里,都打着小勾勾呢。

    温暖收拾好厨房,一家三口又出去散步遛弯。

    高少铭小朋友跑在前面,摸摸这个,碰碰那个。看到啥都好奇,玩得不亦乐呼。

    高杨搂着温暖,慢慢地跟在身后。不时地,低头偷偷香。看着前面精力旺盛的小崽子,贴着温暖的耳朵叮嘱:“先说好,晚上可不许他进我们的房间!”身为丈夫的福利,可不能让这小崽子给破坏了!

    温暖自然知道他那点小心思,她也想他了。只是有些害羞,忍不住掐了一下他的腰。“你真是饱暖思淫欲,出息!”

    高杨振振有辞。“媳妇儿,我都两个月没碰你了。要是还不思淫欲,你就该哭了!”

    温暖轻笑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溜达了有一个多小时,高少铭终于让他老子拎回去了。

    高杨将他往浴室一放。“刷牙洗脸,洗澡,然后爬回你床上好好呆着,要是敢作怪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高少铭看着首长身上那结实的肌肉,识趣的不敢反抗。可心眼儿在转悠着呢,他也想跟妈妈一起睡!妈妈身上香香的软软的,最舒服了!

    叮嘱完了,高杨直接将高少铭拎进房间里,关门!

    高杨关上卧室的门,搂着温暖一起洗鸳鸯浴。猴急地脱了媳妇儿的衣服,迫不及待地亲住媳妇儿的小嘴儿,身体涨得跟要爆炸了似的。结果还没进入主题呢,房门就让敲得啪啪响,小东西在外面大声地喊妈妈!

    高杨是下决心不理会的,让他自己倒腾去!

    可是温暖不行,总担心儿子有个什么事情,一点都不专心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回,高杨就气哼哼地停了动作。迅速地将两个人洗干净,换上衣服。这小东西,胆子肥了,居然敢打扰老子的幸福!

    高少铭其实很怕他老子,就是仗着妈妈在呢,所以爱作怪,说到底就是不满被忽略了。他在门外敲得正勤快呢,房门打开,看到阴沉着一张脸的老子,危机警报一拉,马上就想跑。

    高杨一把将小崽子逮住,夹在腋下,拿了钥匙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妈妈,救命啊!首长要把打我啦,妈妈……”高少铭小盆友终于想起惹恼首长是要付出代价的,急忙向妈妈求助。

    温暖刚想求情,让丈夫一眼扫过来,就闭嘴了。

    高少铭以为爸爸要打他呢,没想到直接抱着出门,塞进了车子里。一起的还有妈妈!他不解地看看妈妈,又看看首长,一时搞不清情况了。“妈妈,我们这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温暖看着儿子可怜兮兮的样子,摸摸他的脑袋。这父子两哟!

    赵征航正要睡觉呢,突然间敲门声大作。出去开门,平视,视线向下,两个会动的黑珠子亮晶晶的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赵叔叔,首长说我今天就归你了喏。”某包子抱着熊掌枕头,奶声奶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高少铭。”赵征航总算找到自己的声音。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的儿子今晚就拜托你了,他很乖的。”某爹说完谎话,果断地掐断电话,以免心虚侧漏。在他身边,温暖伸手用力地掐他。这男人得多不要脸,为了能够好好地耍流氓,不惜三更半夜将儿子扔别人家里去!

    高杨搂过媳妇儿吧唧一口。“宝贝儿别急,回家老公好好地疼你。”换来的,是更用力的掐,狠狠地掐!

    赵征航认命地让某包子进门。

    某包子趿拉着拖鞋来到沙发边,踹掉拖鞋,爬上沙发盘腿坐好。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。

    赵征航在他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四只眼睛,你看我,我看你,场面异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一个是一米八几的面瘫男人,完全没有育儿经验。

    一个是一米不到的白花花软颤颤的包子,人小鬼大,天不怕地不怕。

    “赵叔叔,你好呆喏。”某包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饶是赵征航是面瘫,此刻也忍不住一头黑线。这口气,怎么跟高杨那家伙一样的欠揍!关键是,眼前的还是一白白胖胖的会说话的包子!

    某包子没得到回应,不高兴地站起来。装模做样地看时间。“赵叔叔,这个点,我该洗脸刷牙睡觉了喏。”

    赵征航再次黑线。在找遍家里没有儿童牙刷、牙膏和毛巾之后,他认命地抱着包子出门去超市。然后,他更黑线地看着站在购物车里的包子“自觉”地在里面堆了一车子的零食,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爸让你吃?”赵征航黑着脸问。他不确定三岁的小豆丁是否可以吃薯片、巧克力这类东西,吃了会不会拉肚子?

    某包子扑闪扑闪地闪着大眼睛,果断地卖萌。“让的喏。”后面那个音拖得老长,那是撒娇,必杀技,跟妈妈学的。

    赵征航没出息地让他给萌过关了,心道:回去不让他吃就行了。明天问过他老子再给他吃!

    某包子暗暗地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,得瑟异常。身后一条无形的尾巴在那晃啊晃啊,看得赵征航额头上黑线更多!

    回到家里,小包子满足地吃饱零食后,熟练地揪出牙膏牙刷和毛巾,挤牙膏刷牙。站在板凳上,对着镜子,龇着小牙齿,努力地挥动小手臂刷得很认真。

    赵征航靠在门框上,看着他自导自演,眼内满是迷惑。

    某包子搞定了,转过头来学某牙膏广告摆了个姿势,奶声奶气问:“赵叔叔,本少爷帅不帅喏?”

    赵征航差点让口水给呛死。果断地将包子抱下凳子,塞到客房的床上。“睡觉。”关灯,关门。

    但是,当赵征航洗了澡回到自己床上,目瞪口呆地发现某包子在自己床上睡得四仰八叉,不过眼睛还是睁着的。

    他拿了枕头,打算出让自己的床。

    某包子一骨碌地坐起来,威胁道:“你要敢到客房睡,我就把床给尿湿!然后再去客房,把那边也尿湿!还要告诉首长,你虐待儿童!”

    赵征航生生地止住脚步。果然是高杨的种,活脱脱的恶魔!认命地躺回床上,某包子自发地靠过来,咿咿呀呀的开始说火星语。

    在赵征航就要发疯的时候,包子总算睡着了。他暗暗松了一口气,小孩子真是恶魔,尤其是高杨的孩子!正想着呢,“砰”的有什么踢他胸口。低头一看,某包子肉呼呼的肥腿。啪,脸上又挨了一记,是某包子一节一节的肉臂……

    半夜,赵征航躺在床的最外围。

    床的大半,正让一只睡得四仰八叉的包子霸占了,还打着小呼噜!

章节目录

军婚,娇妻撩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若爱无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爱无痕并收藏 军婚,娇妻撩人最新章节 。